是也,非也,是非莫定;来矣,去矣,来去何凭?

这篇文章主要讲述笔者对新神魔的一些看法,由于自身的原因,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细致地分析剧情、预测走向。不过魔云战韬的剧情算是浅显易懂,本身也不需要太多的解读;借此机会,说一说新神魔开播这一年多以来经历四季轮回的感受。

小评

春夏秋冬一色衣

两卷书的诗,用在这儿倒是挺合适的。

在决定继续写魔云战韬的剧评之后,笔者这段时间反反复复将第四集看了很多遍。虽然心思早已经不在剧上,不过随着一遍遍的播放,倒也有一种感受:口白、灯光、表现力等方面的薄弱愈加凸显,但观感却愈加向好,这让笔者开始思考这短短四十分钟里面包含的内容。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像之前我在科普神魔布袋戏的文章里写的,神魔的核心呈现到今天依旧没变,客观世界却限制了其表现。

为什么如何肯定其犹抱持真挚的态度?的确,整个魔云战韬到目前为止都呈现出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不管是与摄影棚格格不入的野台戏偶,还是时好时坏的收音、永远打错方向的灯光等等,都看得出神魔缺乏业内专业人士指导的窘态。不过如果不谈戏外的人情纠葛,单就剧集本身来说,仔细观看的戏迷应该都可以感受到神魔是在不断进步的。其实仔细想来,现代布袋戏最重要的其实是口白和剧情,而不是拍摄技术(不过是遮羞布尔尔)或者思想高度(对于笔者来说,布袋戏中所谓的哲学思辨只是旁枝末节),拍摄的条件差了一些倒也不是不能忍受,毕竟比起以前原始的电视布袋戏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端看个人的观点,如果纵向比较,也许接受度高一些;如果横向和友棚比较,大失所望也不足为奇。虽然大多数新戏迷属于后者,我一直期望能让更多人从更理性的角度看待剧集;单靠十年来剩下的戏迷消费情怀,终究不是个好办法。

神魔的进步主要还是物理上的,之前或多或少了解这前四集的拍摄背景,能做成这样也算是不容易了;欣慰之余其实我还是更希望能表现出更多的特点,短短四集,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优劣,就像剧情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我庆幸当初没给王者风云或者血魔劫的开头写剧评,不过按照目前魔云战韬的状态,其实也差不多)。我相信大多数看戏人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但很可惜,神魔的更新频率严重限制了其发展,人总是健忘的嘛。

除此之外,笔者这段日子也在思考所谓“呈现”、“核心价值”是什么意思。在之前的文章里,我用这个词指代神魔融合现代布袋戏各方面为一体,给观众的感受温润圆滑。不过这其实也算是萧氏的风格,而不是最特别的地方。要说真心诚意,之前也有不少,只不过埋葬在了民俗文化的寒冬冰土之中。老实说,我不能很准确地说出到底为什么,说不定也是所谓的“情怀”、“初心”作祟,不过还是斗胆谈一谈我的看法吧。

神魔带给笔者的呈现一直令人动容,没有参杂喧哗与躁动,有的是纯净的情感世界。如果一句话概括神魔的主旨,那就是“在情海中的挣扎”——当然也包括所谓的“神”与“魔”,说简单一点,就是“情天”、“情事”、“情关”——而我很高兴看到魔云战韬开始慢慢恢复对情感的描摹。从第二集宇文少虞祭墓到风凌云对慕湘妃的相思,表现方式要合理了许多(当然,我必须批评祭墓的那一段写得并不好,我是指剧本安排上,而不是剧情大纲上)。不过从以前神魔的观点来看,第四集表现风凌云的相思和对学千秋的纠缠感受到的痛苦,还需要再加强一些,至少从画面上很难捕捉到情感元素。这个是整体表现手法的限制,有点苛求,但不算过分。如果说以前的神魔带有一点汤显祖“以情反理”的味道,现在的神魔则像是元好问式的单纯发问、列举特化实例、模糊的描摹。

慕湘妃,我比较期待的角色,她和风凌云的戏比较关键,希望不是滥情

现在制约神魔发展的因素主要就是(不谈戏外)不合理的拍摄方式。“不合理”不是“不专业”,因为专业的定义应该让神魔自己来确定,而不是让同行来标定,更不是戏迷说了算(此罪莫大焉);只要合乎视觉表现的准则,坚守神魔的特色未尝不可。魔云战韬第二集放弃行书字体的时候,笔者着实是失落,甚至失望,为了“用户友好”而“牺牲一致性”,这就和软件开发是类似的,做出的牺牲大抵若是。在布袋戏的寒冬之中,更需要冷静思考,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至于内涵的部分,但愿十集过后,能步入正轨。

剧评

现在简要评点一下第四集的剧情。新神魔的剧情非常浅显(至少一开始是这样),这集大概讲了这么几件事:

  • 宇文少虞对异域和麒麟城的关系产生怀疑,跑去异域调查
  • 风凌云和战无敌打了一架,风凌云为了找慕湘妃中途跑了,结果遇到了逍遥学者
  • 正道昆仑要前往麒麟城救援,被三教一家洗脑的群众堵门要求解散昆仑
  • 三教一家出钱,两两计较、雨人悲秋、墨子剑行云飞、飞禽走兽剑残无心围殴五皮郎中
  • 冥罪和在古楼商铺的卧底接线,得到某种情报,准备发兵麒麟城
  • 燕云飞和血狼在荒郊野外决斗
  • 傲迎锋盯上风凌云

解散

先说昆仑解散的事,编剧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这件事苦命人知道,风凌云正在赶过去,五皮也有突围的可能性,看上去这昆仑是解散不了。不过从笔者个人的观点来说,其实让昆仑解散,剧情发展会更好一些,我也更希望昆仑解散。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解昆仑危机的三个人都有被阻的可能性。首先五皮就不说了;苦命人,有可能围堵他的人很明显,就是三教一家(或者剑中生?);至于风凌云,在半途被傲迎锋盯上,不管是好是坏都会耽误时间,两个人说不定还会打起来(嗯……一旦败剑弃剑自杀)……因此,昆仑解散还真不像表面那样不可能,笔者也希望剧情能这样发展:-\不过一般情况下,剧情都不会这么演变,因为按照现在神魔剧集接续的风格,这要是真解散了,苦命人那边肯定得出点事。

其实就三教一家的观点,要覆灭正道昆仑的话,让他们前往麒麟城牺牲就可以,毕竟皮球已经在第三集踢到昆仑这边了。让群众去胁迫昆仑解散,对三教一家来说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反而昆仑由明转暗(其实这剧情也不错,就像星球大战系列一样)。所以笔者更倾向于是九邪识的行为。当然,九邪识这家伙除了麻罗魔教、八口尸山还有身份,说不定就是三教一家的内应呢。

为情三顾

再说风凌云的事。和战无敌打了这一架,应该是发现了战无敌有勇无谋的特点(冥罪口中的“暴露弱点”),后续也许能算计这个铁甲战神。风凌云的智慧可得好好表现表现。

至于慕湘妃/学千秋的问题,我想从画面的表现来看,倒像是不相关的两人。风凌云相思慕湘妃是一条线,和学千秋的纠葛又是一条线。至于风凌云想起学千秋时的痛苦状态,倒是颇能让人玩味。圣霓一族守护的是魔界封印,学千秋是上古魔族,也许两人是由此结识。所谓“仙舞凡尘”,风凌云背后悲惨的情感故事估计是走不了了。

毕竟神魔的一贯风格,继承了学千秋位置的风凌云必然会面对各种情关:)

异域冥想

这是五神通之一的异域才子的绝学。提到他只是突然想起,冥罪也有测算未来、未卜先知的能力。

其实这个异域,是否和之前的异域是同一个还不能确定。主要是宇文少虞所说的麒麟城守护异域的说法,我也不能判断是不是编剧在诚心误导观众,如果属实的话,那这异域的情况和以前可能有所不同。不过之前提到的冥想念力是异域特有功夫,倒是可以猜测冥罪的武力不弱。

异域枭雄血流万里,这名字是从黄俊雄大师的《神剑魔刀六合魂》继承过来的,包括这神剑魔刀的设定也是。不过以前是和魔刀尊者单挑,现在成了异域的人——不管是不是有意在名字上做文章,这人和当初的异域三枭看上去倒是有点关系。倒是不妨猜测,冥罪潜伏在战无敌身边是为了救人吧(战无敌的志向看上去真是单纯,我想他就是和赤军枭差不多的角色)。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和冥罪接线,潜藏在古楼商铺的女卧底A。从冥罪的语气来看,这位A的诉求是了解麒麟城隐藏的秘密,而且似乎是甘愿为此和冥罪合作,招来古楼商铺的追杀(也许杀她的不是古楼商铺,不过暂且这么推断吧)。麒麟城所隐藏的秘密,大概就是御擎天灭门之案的真相,那么这位A的身份应该也是有所关联。

这位A从古楼商铺带来了情报给冥罪。古楼商铺是杀手组织而不是情报组织,所以不应该是关于麒麟城战局的直接情报。从冥罪的意思,是古楼商铺介入了某事——就目前来看,介入指的是三教一家对正道昆仑的打压?不过古楼商铺早在魔纪天下就帮助三教一家,还“杀”了道罪——所以笔者认为应该是商铺暗中对麒麟城的介入,而安排的人当然还是三教一家。早在第二集听到麒麟城名字的时候天宰就已经惊慌失措,这两者有所关联是必然的。按照现在什么线索都往三教一家引的现状,估计当初的灭门惨案就是他们干的……(还记得王者的剧情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位A是将军令+古楼商铺的双重间谍,毕竟从口白上来看,这位A的声音的确很像是猫组组长。

不管怎么说,冥罪利用古楼商铺介入麒麟城(大概率是在麒麟城的反对方)的机会打算进攻,宇文少虞将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只是让冥罪强行“宇文少虞不足为惧”,倒是有些生搬硬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