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说异数上半段结束在了风采铃出走,说来凑巧,记得我刚开始看布袋戏的时候,也是到这段剧情便不得不暂停了一段时间。之后的一段戏,直到《霹雳紫脉线》中期,剧情一路放水,沉闷又无聊,实在是印象中很无趣的一部分,但愿刀说异数下半部能好好设计这段剧情吧。

记得看异数时候,没了欧阳上智这个大反派,命七天也从照世明灯变回了本体,没有了尔虞我诈的戏码,我正处于百无聊赖的看剧状态。之后罗网乾坤和当时看上去先天气十足的太黄君斗得有来有回,才算是抓住本人的眼球。尤其是太黄君这个角色,坐菊花、创造巨书岩、背结草衔环,再搭配上《大地恩情》作为背景音乐,很难不让喜欢幻想的观众喜欢。可惜太先生运气可能不太好,诸事不顺,处处碰壁;直到他亡于鬼王棺之手,结草衔环都没有出鞘,实在是让当时看剧的我颇为气愤。更没想到后来人死也不得安宁,连太黄君的名号也成了伪造的了。崎路人也是一样,他那口布袋,简直就是专门用来满足那些好奇心十足的观众的元素。

这种人物设定在拍摄条件受限时才如此引人入胜,到了今天鲜少再见。就算有,也当然没有当初那么吸引我了——比如刀说异数——毕竟早已知道就是想再多也不会变成现实。结草衔环出鞘了,算是一个惊喜,满足了我当时的遗憾;可惜没想到一出鞘便断裂,实在让我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崎路人那口哆啦A梦袋子还在,但是大家都知道里面什么也没有,也没有见过崎路人拿它变的各种神通,自然也没有那么感兴趣了。我和现在的戏迷交流不多,不知按刀说异数的画面与镜头,一切如此真实,他们还会不会有些奇奇怪怪的幻想。

但这些属于逝去年代的伤春悲秋,便让它留在故纸堆里吧;牢骚发够,来谈一谈我对刀说异数的观感。从崎路人登巨书岩,看到风采铃出走不夜天,总体来说,刀说异数运用新的拍摄方式,还算是令人满意。有些地方用力过猛,有些地方又删减过度,大抵是因为第一次翻拍,毕竟是没有前例可循的[1]。剧情也是起起伏伏,有时饶有趣味,明争暗斗颇有可推敲之处;有时又注水严重,叫人连打哈欠,尤其素还真风采铃的恋爱戏码,拨弄心弦,暗通款曲,让人心猿意马之余,想感叹一声「无奈何」。我原是期望这部份显得拖沓的剧情能稍微减少一些,现在看来倒是反而喧宾夺主,成了最受关注的线索了。不过对于很多人而言,刀说异数的看点原就在于斯,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一开始我是对应着异数的剧情来看刀说异数的,所以当时写剧评的时候,我还会写出「万俟焉原来用了300年,现在只用了60年就打造了龙骨圣刀」这种废话。后来想想,正襟危坐、吹毛求疵地看电视布袋戏,这实在毫无意义,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所以也就懒得再去查阅口白了。记得前段日子观看某集的时候,看到很多人提起枯叶的武力值下降,我才想起原来枯叶曾经是异数最顶级的角色之一。这段时间以来,他的人物塑造确实不如以往,但是也有自身的一套逻辑,不会让人感觉突兀——大概是因为他在刀说异数里,鲜少有对孤傲性格的描写,倒像是个被仇恨冲昏头的年轻人一般——和他一样的还有阿修罗主宰等。只有冷剑白狐,是我不太满意的改编形象,从他出场的头几集,我就察觉出了他性格的巨大变化,对他的唯唯诺诺、服服帖帖颇为不满。除此之外,刀说异数的人物改编倒是差强人意,很多人嗤之以鼻的崎路人、风采铃的转变,在我看来其实是剧情上出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删减和增添没有拿捏到位,让人有疏离感)。

因此,扪心自问,刀说异数的改编还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的。纪伯伦说「回忆是一种聚首,忘却是一种自由」[2],此言不虚。观看刀说异数,还是忘掉那些异数里的细枝末节比较好——这并不会影响到观感,恐怕还会有所助益。举例来说,刀说异数剧情上最大的改编,可能就数加入了双龙之争的设定。初看这部分剧情,只觉像是「机械降神」般不可理喻;等到关足天败亡,魔域和灯蝶联袂之时,细细琢磨,倒觉得这一剧情设计地还算不错。通过把主线代之以魔龙和代表龙神的素还真的争斗,不仅统合了原来互不相干,却又有一定联系的魔域、灯蝶、八奇,也解释了他们之间合作的缘由;当然,利用初龙的战略价值,既可以为风采铃的计谋开脱,又可以避免素还真被冠上见色忘义的名号,两个人之间就不再有算计,只剩下了纯粹的爱情。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也?可惜,这部份剧情的处理太随便,也太生硬,让人难以接受,就像风采铃身上那接连不断增加的头衔和身份一样,“尾大不掉”,终究难以摆脱「降神」的老套路。

回想这么多年以来,霹雳一直尝试着打破旧有的模式。很可惜,所有不发生在霹雳世界的故事,除了主攻二次元群体的《东离剑游纪》,全数失败。想《黑河战记》、《火爆球王》、《天子传奇》这三部剧,其实都是难得的优品,《奇人密码》稍有不足,但瑕瑜参半。客观地来说,这是戏迷群体固化的一种表现。这次翻拍,既照顾了老戏迷的感受(无关乎是否看过异数,只要有素还真等人即可),又照顾了初窥门径的戏迷,的确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不过,利用超级英雄式的「平行宇宙」套路,是否是可持续的方法呢?尚未可知,毕竟刀说异数上半部分的内容,归根结底还是异数的剧情。细枝末节的变化,还不能算是「宇宙」级别的分裂,只不过是一次时空中泛起的涟漪而已;要更进一步评估,还需看下半段原创剧情的内容。王荆公云,「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此事非为易事,期待最终的成果,也万望诸君相互勉励为盼。


  1. 写到这儿,笔者不由想起龙啸九烽的案例。就算没有法律的因素,它在现在看来也是一次失败的翻拍,呜呼哀哉!功败垂成,令人扼腕。 ↩︎

  2. 《沙与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