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1. 「异数」指霹雳异数,「刀说」指刀说异数。很多时候,我也会用「新/老异数」来区分。
  2. 此文章大概率含有潜在剧透。
  3. 此系列的更新将与没有抢先观看资格的戏迷同步。
  4. 和云浆前辈的剧评相比,我更注重剧情设置,基本忽略了剧情本身的优劣。如果对这方面感兴趣,建议观看云浆前辈的系列剧评。

哑子的哭声

《哑子的哭声》,异数剧情中关键的一笔,终于将前异数时代的留存打扫干净,准备迎接新的主线剧情。在这一集里半驼废之死,不仅牵引着叶小钗再次踏入纷争,接过天虎八将的星命——包括父子相残的宿命——也让魔龙八奇慢慢浮上台面。

为了并行叙事的效果,在南宫取和半驼废打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剪辑师插入了几段巨书岩的镜头。再加上中间八面狼姬的一大段剧情,就显得南山草茅之战持续了很久——事实上整个武戏部分并不长,被这么一分割之后,原本还算上乘的武戏表现出来的效果大打折扣——看这一段剧情之时,我就在思考改变叙事方式的可行性,老版异数这一部分之所以剪得很琐碎却不觉得跳跃,主要是画面整体偏暗(也许是胶片本身的问题);而刀说为了塑造南宫取的武功之强,加入了「改变环境」的「结界」式效果——结果就是巨书岩是白天,而南山草茅是偏红色的黑夜——所造成的视觉冲击让人很难受。此外,旧时拍摄技术所限,绝大部分镜头垂直于背景;如今立体感增强,人物特写大行其道,也会让剪辑出的效果略显尴尬[1]

串行叙事也许会好一些,不过我并不是专业人员,不想多谈。就此发散来说,刀说目前为止作了一些细节的创新,但大部分还是按照异数的老路子。台词、剪辑,到处是异数的雪泥鸿爪。刀说开播之前,我也担忧过剧情是否会改动太大,甚至面目全非;不过哭笑不得的是现在,我不喜的倒是这种按图索骥的风格了。异数这面大旗一展,引得许多人迫不及待地跳回坑里;等它结束,大不了又迫不及待地跳出去——然后呢?便没有然后了——对于没有多元宇宙设定的霹雳世界观来说,翻拍如果一成不变,迟早会随着热度消散而失败[2]

所以对于第三集出现的目前为止最大的创新——二十四番・花信风——我是非常欣赏的。虽然他现在那文艺青年一般的阳春白雪台词和其他充斥着老剧下里巴人语言的部分格格不入,并且裸身造型有故意迎合某一类观众群体之嫌。我对原本的花信风的印象,只剩下他那首《纸醉金迷》的配乐和他身上的幽灵魔刀而已;但至少目前来说,新的花信风在我心中的形象丰满了起来——当然,不是什么好形象——作为曾经脸谱化的边缘人物,编剧选择他来重点刻画,并且使用的是新时代霹雳才会使用的出场特写和瑰丽文辞,的确是让我觉得刀说异数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非常不幸,如上回所说,在此之前略感无聊)。

这些天和一些戏迷谈论,说起对刀说异数的期待。某位戏迷指出,其实翻拍得还不还原无伤大雅,最重要的是要表现出电视布袋戏在21世纪10年代所具有的新特点。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只有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文艺作品,才不会落入各类偏执与“一元论”思想的窠臼。哑子的哭声是异数的主线剧情的一部分,扪心自问,我来看刀说异数肇始,期待的无非是「哑子的哭声-龙骨圣刀之争-素还真与风采铃的爱情-时空圣战-集境入侵」这条线,这部份的任何改动都会招致观众的不满。花信风这类角色,本身人气不高,对剧情影响不大,正适合于用新形式的创作手法进行回炉重造——我想事实也的确如此,毕竟他的人气现在可高了,不是吗?

还有一个例子:太黄君在巨书岩透露出新的「异龙」、「殆石」、「宇空劫洞」之类的设定。光看名字就知道这不是1990年的风格。这些新设定会不会在异数里起作用还未可知,毕竟巨书岩里的十八口神兵至今(指2019年正剧)也没有尽展。

最后还是回到「哑子的哭声」本身吧。两版配音我都有听,叶小钗的配音都很不错,各有特点。但是在崎路人安慰叶小钗的部分,语速实在是太快,而且毫无应有的情感,难免让人产生崎路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读者可以对比原本的「崎路人会永远支持你,永远鼓励你,永远帮助你」的部分,这里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注释


  1. 比如战斗开始之后的第一次切换场景,由两人如火如荼的战斗全景突然切至巨书岩,崎路人的头部占了画面的四分之三以上。 ↩︎

  2. 2010年左右新天宇系列的翻拍无疾而终,主要是因为观众流失和配音不佳,与今天霹雳帝国面临的问题不一样。另外千禧年之前的《云州大儒侠》系列翻拍,没有霹雳这样长达2000余集的负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