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1. 「异数」指霹雳异数,「刀说」指刀说异数。很多时候,我也会用「新/老异数」来区分。
  2. 此文章大概率含有潜在剧透。
  3. 此系列的更新将与没有抢先观看资格的戏迷同步。
  4. 和云浆前辈的剧评相比,我更注重剧情设置,基本忽略了剧情本身的优劣。如果对这方面感兴趣,建议观看云浆前辈的系列剧评。

剧情批判

上一回说到,刀说的第一集存在节奏过快,人物塑造欠缺的问题。第二集较好地塑造了一批鲜明的人物形象,剧情节奏亦有所改善。可惜,还是没能达到异数那种「举重若轻」的地步。所以,这一次主要谈一谈新异数在人物塑造方面的剧情设置。

异数的矛盾很尖锐,也很直截了当——比如素还真与太黄君的宿命之争、一页书与半尺剑的瑜亮情结[1]——虽然简单、俗套却实用,大抵今天的各类武侠作品都离不开这样的窠臼。崎路人和太黄君在异数前期的对手戏,是素还真复活之前为龙虎之争填补空白所必须,也是引出龙虎的成员的线索。这部份主要以斗智为主。

第二集里,太黄君占了上风。得益于剪辑的进步,这部份剧情得以跟随崎路人的视角连贯地呈现出来。因为这里的暗线不难推测,我就直说无妨:太黄君以金钱收买吕公子[2],编了一段太黄君回收枫叶剑的故事;他算准崎路人会在翻书时藏拙,所以故意让后者前往找吕公子。最主要的目的其实不是刺探崎路人的根基,而是将崎路人留在巨书岩。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把他留下来,看下一集就知道了。

经过这一段剧情,太黄君的智慧不言而喻,对人物的刻画很精彩,而且比之老异数剧情更连贯,给人一种畅快感——顺带一提,这段剧情有一部分改动:首先吕公子没被杀人灭口[3],二来枫叶剑的位置从第三页变为了第六页。

另一方面,对叶小钗的心路历程的描写可以说是浓墨重彩。在新异数如此紧张快速的剧情中,不仅仅增加了半驼废大段大段的表白,而且插入了一部分《霹雳至尊》中的回忆线,以图表现叶小钗内心的纠结。叶小钗今天的地位和受欢迎程度,和当年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也有能力获得更多的资源。这对于老戏迷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过再一次地,这段剧情和前异数时代的剧集耦合太大,不利于推广。尤其是两段《霹雳至尊》的剧情,个人认为大可不必再拍一次。欧阳上智对叶小钗的恩情,和半驼废的恩情一经对比,我想每一位观众都能看出孰轻孰重。可偏偏叶小钗选择为欧阳上智报仇,这是《霹雳剑魂》剧情本身就不合理的地方——毕竟为了制造剧情上的冲突,而刻意忽略了人物的情感,这种方式是不可取的——没必要再带到新异数里去。

这段戏想要表现的叶小钗的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我想不用我赘述。我想说一下半驼废的人物形象问题:在我印象中,半驼废是一名境界极高的人,而且带有几分狂傲。他帮助叶小钗是因为看不惯一剑万生而已——而不是“缘分”[4]——并且我犹记得半驼废拒绝叶小钗叫他「师父」的画面,所以看到半驼废拍着叶小钗的肩,说出「我永远是你的师父」的时候,我个人实在是很惊讶[5]

人物塑造不像剧情,是属于见仁见智的问题,也就是所谓「不分好坏,只分真假」[6]的问题。所以半驼废应该是怎样的形象,取决于观众是如何想法。把半驼废看成是一名非常疼爱徒弟的师父,完全合情合理。不过这样的形象显得未免有些「浅」。具体如何抉择,留待观众们斟酌。

这一集也重点刻画了八面狼姬和金少爷这一对人物。当然,刻画的方法是人所尽知的。相信经过这两集,观众对他们俩印象应该很深刻才是,不再赘述。除了表面上的风流浪荡,我可能更喜欢看到金少爷内心对缺失的亲情的渴望,和对叶小钗的恨意之间的矛盾。这是当初异数刻画的很不错的地方,希望新异数也能将其较好地表现出来。

照例总结:第二集有一些不错的人物刻画;但由于新鲜感已过,主线依旧不明朗,加之详略有些失衡,导致有些无聊。

注释


  1. 指台面上的对立关系,实际上当然没这么简单。 ↩︎

  2. 吕博寿可能是目前惟一一个变丑了的角色。 ↩︎

  3. 至少这一集是如此…… ↩︎

  4. 见刀说异数叶小钗第三段回忆,半驼废语:「也许是缘分,也许是……」 ↩︎

  5. 据人解释,霹雳对半陀废作了二次创作。半驼废如此看重师徒情感是因为之前他还有一名徒弟。也许这种解释很合理,但这句话却无疑在破坏半驼废这个角色的格局。何况二次创作的可信度是要打折扣的。 ↩︎

  6. 窦唯语,原文大致为“音乐没有好和坏的区分,但有真和假的区分” ↩︎